雾中

雾中


 


 


    雾拂面流过,凉,涩,又滞留于眉梢,于是我的眉毛拧成蹙结;


雾沿肩压下,沉,闷,似有压迫感,于是我呼吸急促,意乱心慌……


趁思维未被束缚的时候,我想起了超脱,忆起了太阳,憧憬起雾的那一方。于是,挺胸,举足,向前。可是,雾下绊我脚,上遮我目,左缭右绕,前阻后挡……


但我踉跄而坚定地迈步向前方……


终于,穿过林木,踏过草丛,跨过荆棘,越过曲径,来到大道,头顶便是那盼望已久的太阳!回顾雾的明灭踪影,仰望着灿烂的太阳,我轻轻地笑了……

冬天的雨

冬雨


 


 


啊,冬雨!你无与伦比!


春天的雨——利利落落,潇洒活泼,柔嫩中满含芬芳,顾盼间洋溢着朝气,但它多了份飘忽,多了份娇弱。


夏天的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淋漓尽致是其精神,轰轰烈烈是其禀性,但它过于外露,缺少内蕴,甚至爱借隆隆雷声、灿灿闪电来炫耀自己。


秋天的雨——如丝如缕,如怨如诉,它承载了过多的缠绵,所以飘弱无力,包含着过多的愁思,因而沉闷阴郁。花见之落,草遇之枯,鸟见之恍惚,虫遇之呻吟。


惟有你——冬天的雨,轻柔而不缠绵,冷静而不喧嚣,朴质不娇弱,沉健不急躁。表面的“冷漠”,饱含着深深的挚情。轻轻的絮语,悄悄对母亲诉说。全部的身心,无私地奉献给大地。“清明纯洁”该是你的名字,可你让给了晶莹的冰、皑皑的雪。     


大地母亲的收获,离不了你的勋业,但你只说功归春雨、夏雨、秋雨,归白雪,还有云雾……

南飞的雁

南飞的雁


 


 


春之背影远逝,夏之足音模糊……


雁该启程该远行了!


我深知:雁不能击水三千里,也不能抟扶摇直上青云;但这宇宙的弱者,也有“图南”之心之志,也有对那春如痴如醉的依恋!


于是,长空轰鸣,雁阵疾驰:那“一”字是长城般的坚强决心,那“人”字是冲突跋涉的最佳队形……


于是,山峦峰嶂河湖港汊默默退到身后,嘈杂的宇宙一瞬间仿佛戛然静寂……


南飞的雁啊,仰望中我猛然悟得你便是庄子心中的鲲鹏;而跨越了山河,超越了季节——你又成为现实世界的强者!

弹弓铮铮

弹弓铮铮


 


 


在我日日经过的路旁,住着一位颇有诗人气息的弹花匠。“澎——崩”、“澎——崩”的声音,从他的陋室飘到路的那一端。


“澎——崩,澎——崩。早而晚,冬又夏,千遍万遍,重复反复。不单调?不倦怠?”


“单调?倦怠?四季万千遍重复,但人们爱春的活泼,恋夏的热烈,缠绵于秋的丰满,缱绻于冬的纯洁!——如果重复的含义是‘创造’、是‘生机’,谁不对它奉献炽爱?”


“低眉,垂眼,紧绷着脸,佝偻着腰——这是怎样的生活写照?”


“这花絮纷飞——不是诗意么?这弦声铮亮——不是乐章么?这低眉折腰的生活——不是傲岸端直的人生么?这一把弓,一丝弦,一柄锤,竟把一方深厚的温情,送到童稚的摇篮,铺到老翁的炕头——不是一种无上的荣光么?”


无语之间,我离开弹花匠。“澎——崩”、“澎——崩”的声音追我身后,缠我脑际,如那黄钟大吕一样。

师生情

师生情


 


 


五盆菊花,齐齐整整,摆到洁净的窗台上;一行楷书,方方正正:敬请老师收下。


屏息移目,暗自寻思:送菊花者是……


飞舞的花瓣,传达出飘逸潇洒。——是活泼的赵虹?放好瓦盆,哈哈一乐,跳跳蹦蹦,留一串轻歌;


疏朗的枝叶,透露着端庄秀美。——是文雅的钱敏?轻轻落盆,慢慢离手,悄悄拉门,款款举步;


这朵花火焰般热烈。——仿佛胆大的孙莉:风风火火,大大咧咧,迈阔步进,一溜烟出;


那片片叶,羽毛般轻柔。——似乎心细的李光:三窥窗户,双手捧盆,踮起脚尖来,屏住呼吸去……


究竟是谁?又何须追问?

    屈子谓:“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

日月云雾

日月云雾


 


 


如果失去太阳,地上将一片恐慌;如果少了月亮,人间会丧失无数抒情诗章;如果没有星星,天空便死一般的寂寞凄凉;


飘荡的云,仿佛魂灵,宇宙少了它,便如人少了眼睛、失了神韵;浮动的雾,恰如温润的梦,飘渺的面纱,山川赖以不再一览无余,添几多蕴藉;还有那软风斜雨,使世间充满生机,草木沁绿,百花吐艳,清清河水潺潺流淌,永不停息地曼舞轻唱;


白昼向人们提供勤奋劳作的环境,夜晚为人们创造和谐的休息氛围——不管是白昼还是夜晚,失去了,世界便无法平衡……


天地万物,物物秉其性,守其位,建其功,共同创造了博大精深、完美无缺、五彩缤纷的永恒!


而我们周围呢?如果人人倾心本职、献身事业、奋力拼搏,那将描摹出如诗如画的明天,必定与天地共长久,与宇宙同呼吸!

寂寞颂

寂寞颂


 


 


我赞美寂寞,我讴歌寂寞,因为寂寞中蕴涵着无限生机。


你看,种子破土前是寂寞的,蓓蕾儿开放前是寂寞的,婴儿出生前是寂寞的……


寂寞是生命的开端,寂寞是千里之行的始点。在寂寞里,奋发的豪情得到了充实,在寂寞里,生命的机体注满了精华,“面壁十年图破壁”,不也正是在寂寞里磨练心志吗?


我赞美寂寞,我讴歌寂寞,寂寞使人领悟生活的妙谛。

淡山远眺

淡山远眺


 


 


    有一种可望不可及、可感不可触的美吗?


    有的!请看看夕阳下的远山——


    用如椽巨笔,那么轻轻一描,便有了起伏高低的峰谷,便成了错落有致的跌宕,是一幅大写意,是一种梦幻般的真切……


    这山虽不能以坎坷激发人的豪情,不能以荆棘磨砺人的意志,不能给人攀登的乐趣,不能让人双脚踏住顶巅极目四望飘飘欲仙……


但你的目光总被它扯过去,你的思绪总让他牵着走,走得很远很远,无涯无际……


你禁不住要问:山那边有旧时亭阁?有古来栈道?有五丁开山的神话?有秦砖汉瓦的人家?


夕阳在山,山影清浅,无人给你回答;但你目仍凝视,痴痴迷迷,思犹飞越,缭缭绕绕……仿佛有一种不可言喻的美感,一种浓淡适宜的回味!

座位

座位


 


 


自幼随父兄乘车,总嚷着要占最前面的座位,为的是占据开阔的视野,观赏飞鹰、奔马和迎面扑来的人流车流……


及至长成能独自乘车,竟在某一天产生一个奇怪念头:那翱翔的雄鹰,正受着饥饿的煎熬,而人流车流还有风沙雨雪也可能穿透玻璃……


于是,我走向最后的座位。眼前有一排排的后脑勺,正好遮断我的视线,切断我的不安,身后别无他人,牢牢靠靠的背垫给我安全感。我恬然自适,我怡然入梦。可是,可是啊,梦中浮现眼前的却偏偏是那飞鹰、奔马、人流、车流……


一次次重温的梦,终于使我警醒,把我牵回昔日靠前的座位。于是,我更其贪婪地观赏飞鹰、奔马、人流、车流,观赏如黛的远山,如山的暮云,观赏风、雨、雷、电……

理解

理解


 


 


风不要求花的理解,它吹开了一朵朵微笑,水不祈求鱼的理解,它衬托着一尾尾生机,幼儿园的阿姨不奢求幼儿们齐声高呼“理解”,她们塑造出一个个晶莹的心的世界……


如果谁坐在荒芜的地上乞求理解,等待别人理解后才去开垦,那他一辈子也别想得到那梦寐以求的理解!


其实,花是理解风的,在那一朵朵微笑里面,没有风的欣慰、希冀?鱼是理解水的,在那一尾尾生机身上,没有水的激动、幻想?幼儿是理解阿姨的,那一张张笑脸,一缕缕纯情,一方方童话般美好的心的世界,没有阿姨们的愉悦和憧憬?


不管是谁,不管是守球门的、捏粉笔的还是终年勘探野外的……只要双脚踏牢自己的位置,他都会获得理解,获得加倍的爱。


——最珍贵的,是自己对自己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