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素词举例

同素词举例

    

       意思相同者:

     讲演—演讲  喜欢—欢喜  缓和—和缓  累积—积累  代替—替代  察觉—觉察  寂静—静寂  河山—山河  力气—气力  灵魂—魂灵  粮食—食量  离别—别离……

     

      意思微殊者:

      要紧—紧要  产生—生产  展开—开展  畅通—通畅  到达—达到  斗争—争斗  考查—查考……

     

      意思不同者:

      明文—文明  加强—强加  定规—规定  会议—议会  灵机—机灵  现实—实现  计算—算计  发挥—挥发…… 

真实情

真实情


 


    “人是感情动物”,就是说人与地球众生的区别,在于人有感情;感情可分为“喜怒哀乐忧惊惧”七情;七情又有程度和表现形式的不同:情的问题十分复杂。不过,如果抓住“真伪”二字还是可以较好的对情感问题进行讨论的。


    晋代名流谢安,方对客围棋,侄子谢玄派驿使送来“淝水之战”获胜的捷报,谢安看完捷报,“了无喜色”,围棋如故,别人问他,他才轻描淡写地答道:“小儿辈遂已破贼。”及至棋下完,由于“心喜甚”,步态失常,经过门槛时,木屐的齿牙被碰断他也没有觉察。古人对此极为赞赏,称之为“矫情镇物”。若从感情的真实性来看,“了无喜色”完全是假形象,“心喜甚”才是真面孔。


《史记·窦皇后传》叙述窦皇后与其弟久别相见,感触伤怀,潸然涕下,而“侍御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后悲哀”。林纾说:“悲哀宁能助耶?”指出了“侍御左右”的伪情。当然,这也是司马迁的“春秋笔法”。


项羽是失败了,但是,对他初见始皇时的“彼可取而代之”,战场上的“叱咤风云”,“分封”时的“霸道”,“别姬”时的凄惘,自刎时的悲壮……人们心理上总是同情、接受甚至欣赏、赞美的,所以总有文人要为之长啸、为之低吟、为之洒一掬英雄泪。项羽是失败的英雄,他率意而为,所表现的是真情,是大丈夫气,是坦坦荡荡的君子风。李清照称项羽“人杰”、“鬼雄”,确有她的道理。


一般人都知道,“诗圣”杜甫有极浓厚的忠君思想,诸如“致君尧舜上”、“每饭不忘君”之类,其实,杜甫对亲人朋友无一不一往而情深。五弟在外地,他“十年朝夕泪,衣袖未曾干”,要“明年下春水,东尽白云求”;想到妹妹的生活,他“涕痕满面垂”;与李白订交后,他“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兄弟”。两位诗友分别后,杜甫不断地写诗怀念李白,《梦李白》云:“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杜甫以其真性情,抒写真情实感,所以才感人至深。如果缺乏真情,恐怕杜甫也难以成为“诗圣”。


有时听人说累,并非身体辛苦,而是心理上辛苦,由心理负担过重而致。生活中,难免磕磕碰碰,总有喜怒哀乐,果有一种胸襟或一种修为,能淡然处之,那是一种大幸,但一部分人,胸襟不够开阔,修为不到火候,只因种种“顾虑”而被动地“忍为上”,使喜怒哀乐变形变味,这实在是一种压抑。压抑一次两次,倒也无大碍,年年月月乃至日日如此,当然感觉累了。即如谢安,偶而“矫情”,会碰坏木鞋,倘若时时事事“矫情”,碰坏脑壳也未可知。


需要说明,人毕竟离不开理性,率意而为或真情实意,并非放纵自己的情绪。举例说,窦皇后已经潸然涕下,你却纵声大笑,不仅是大杀风景,而且有生命之虞。侍御左右的悲哀在于:姐弟相见,悲喜交加,本无需他们“皆伏地泣”以“助”悲! 


元好问有诗云:“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淳真。”“淳真”即真情实意,“天


然”指真情实感,元诗原赞扬陶渊明,我们把它借来用于为人、为文,不也是很恰切的吗?

高中文言文教学三忌

高中文言文教学三忌


 


(传传进  吴华宝)


            


高中文言文教学是高中语文教学的重点和难点,人们一直在探讨如何施教。有人认为应重“言”,有人认为应重“文”,有人认为应“文”、“言”并重。这方法那技巧,更是五花八门,令人莫衷一是。文言文教学现状并没有因为争论而改变,你讲你的,我教我的,致使对研究施教的指导作用不大,甚至于研究者本身也不会按自己所讲的去教学。研和教两张皮的现象,一直长期存在着,这不是我们的教学理念过于超前,而是我们的研究脱离了文言文教学实际。文言文教学有那么复杂吗?文言文教学就应该是文言文教学,我们的教学目标也只是让学生能读懂浅易的文言文,教和学就应该奔着“读懂”这个目标前行。怎样能更好地“读懂”就怎样教怎样学,不要谈玄,也不要把太多的冠冕堂皇的责任都揽在文言文教学的头上,应抓住一些基本的做法,还它一个本来面目。


                一忌轻视积累


   文言文和现代汉语的差异主要表现在语汇和句式上,其中语汇的差异最大。学外语要记忆一些单词,学文言必须积累文言语汇,学文言的主要障碍在于古今词义的不同,积累文言语汇,建立相应的知识系统,就成了文言文教学的基础和重点。毫无疑问,文言文教学就应该在这一方面扎扎实实地用力,这是文言文教学最实在最本质的东西,而这一点也被一些研究者和施教者不同程度地轻视了,以为高中文言文教学不应该这样小儿科,应该有更高深的东西。这种对基础性的轻视,会动摇文言文教学的根基,致使文言教学框架难以构建,难以确保教学水平。


文言教学的基本积累,需要我们重视,需要我们认真对待。首先要澄清思想认识,尊重文言文教学自身的规律,语言学习要从最基本的积累开始,学习文言文这种古代语言也不例外。我们不能和古人进行口语交流,只能通过书面留存进行积累,此外别无它途。其次在文言文教学的初始阶段,应充分利用教材所选篇目强化文言语汇的积累,这种强本固基的工作要做得认真扎实,一丝不苟。在具体的施教过程中要做到字字落实,句中词语一个都不放过。不要怕麻烦,不要怕枯燥,不要为轻视积累找种种漂亮的借口,不要为积累添加“味精”。不要人为地制造“幸福家园”,吊胃口的做法不严谨,也不会有好的效果。叶圣陶在《读〈五代史·伶官传叙〉》一文中说:“要透彻理解这篇文章,篇中提到的一些史事,篇中所有词语的意义,都非知道不可。”①他对原文中“藏之于庙”、“入于太庙”、“自于人”、“积于忽微”、“困于所溺”五个句子中的“于”字及其它文言虚词作了详尽的分析和比较,对它们的意义和用法作了准确的解读。实际上是示例的告诉我们应当如何抓住实质性的东西学习文言文。其三积累要有相应的方法。叶圣陶在《<大学国文>〔文言之部〕序》一文中说:“咱们学习文言应该采取一点学习外语的态度跟方法,一切从根本上做起,处处注意它跟现代口语的同异。”他对文言同现代汉语的同异从语汇、文法、虚字三个方面作了详细的论述,区别同异的目的就是为了做好基本积累,他甚至要求对文言虚词要逐个逐个地学。他所介绍的方法很有启发意义,就高中文言教学而言,依据课本在阅读中进行积累是最有效的方法。词汇、文法、虚字只有在具体的文章中才是鲜活的,学习者也只有在具体的文章中才能解读和掌握它们,脱离课文孤立地抽取进行归类分析的做法不科学,看似系统,实际上是一种肢解。学习文言文就应该把文字问题放在文章当中去解决,而不应该用编工具书的方法。其实,文言实虚词的意义及其在具体句子中所表现出来的语法现象,只有在相应的语境当中才能讲得清道得明,  文义理解了,其意义和用法自然就明白了,可以称之为“语境定义”。课文《鸿门宴》中有“项羽按剑而跽曰”一句,对其中“而”的用法,有人认为是表并列,有人认为表修饰,其实这句话是写项羽初见樊哙时一种紧张的防御姿势,按着剑跪直身子以防不测,显然是表承接。这个“而”既不是表示“按剑”和“跽”同时进行,也不是用“按剑”来修饰如何“跽”的,离开语境来解释,难免似是而非。本文“吾属为之虏矣”一句中“为”字,教参翻译为动词“成为”,这样理解是不符合语境的,上文中有“若属皆且为所虏”一句,这个“为”字在形式上很容易判断出是表被动,可解释为介词“被”,句中“且”是将要的意思,本句是范增对时局的分析和预测,是未然的。项王不听范增的意见,项庄行刺又未果,以致刘邦成功逃脱,在范增看来,项羽必败无疑,就非常生气地说,“吾属今为之虏矣”。“若属”句是说给项庄听的,“吾属”句是说给项羽听的,根据这两句在意脉上的联系,“吾属”句中“为”字应该理解为表被动,作介词用的。这样解释还有旁证:一是被字句强调被动,说明主语所遭受的情况,如“花被虫咬了”;二是被字句常用来表示不如意的事情,如“他被人骗了”。如果将“吾属”句中的“为”字理解为“成为”,像教参那样翻译成“我们这些人马上都会成为他的俘虏”,所表达的意思则完全不同!


不应轻视积累,应重视积累,应当把实虚词及文法的积累放在具体的文言阅读中来进行。随着阅读量的增加,积累也逐渐丰富,驾驭文言文的能力会逐渐养成,只有抓刚御目,才能纲举目张。


              二忌忽视阅读能力


这里所谈的阅读能力,是就文言文而言的,包括自我积累的能力,把握主旨和理清思路的能力,理解掌握写法的能力,审美传承的能力。常有人抱怨文言文教学教得累,学得苦,进程慢,效果差。这种现象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文言文教学必须付出辛劳,二是教学中某些环节违背了文言文的教学规律,自然就事倍功半。文言文教学确实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忽视阅读能力的现象,其结果是,阅读能力长期得不到有效提升,教学在低层次的泥潭里一篇一篇地重复,累苦慢差就在所难免。重视阅读能力,有效培养阅读能力,是其走出困境的出路。


首先要重视自我积累习惯的养成和能力的培养。积累是能力形成的基础,没有积累就不可能形成能力。自我积累的习惯又是自我积累能力的基础,在教学伊始就要注重积累习惯的养成,使学生由被动积累变成主动积累,在对语汇、文法、句式等具体的积累中,逐渐形成自我积累的能力,形成并增强了自我积累能力,阅读能力也就会随之形成和提高。自我积累能力的形成不仅在于课堂上的有意识培养,还在于将阅读向课外延伸,课内课外有机结合,缺一不可。


其次,注重培养把握行文思路的能力。看整篇文章,要先看明白作者的行文思路。思想是有一条路的,一句一句,一段一段都是有路的,这条路好的文章的作者是绝不乱走的。“作者思有路,遵路识斯真”,只有把握行文思路,才能读懂文章。文言文教学不同于白话文教学,在过语汇关的同时,要适时进行把握思路能力的训练与培养。对文中句与句的联系、段与段的联系都要做到准确把握,以至对整个文章行文思路进行宏观控制。在教学中,如果课文故事性较强且文字较浅易,则可以从整体感知开始,首先把握行文思路,明确条理层次,在此基础上再进行文字疏通,比如《烛之武退秦师》、《荆轲刺秦王》、《鸿门宴》即可采取这种方法,在具体教学中,应注意传授把握思路的方法,对这三篇文章可以分别抓住“退”、“刺”、“宴”字,分析它们的原因、经过和结果,很快就掌握了整个行文的思路。教学中要注意帮助学生寻找发现不同文章思路的切入点,最终使其能独立完成。


其三,训练把握主旨的能力。文言文教学不仅仅是把文词、文句讲明白了事,务必切实训练学生把握主旨的能力。阅读一篇文章,如果不能在把握主旨的前提下理解课文,就会不自觉的肢解课文,曲解文意,造成误读,读出来的结果与作者实际要表达的意思相去甚远。教学中常出现这样的情况:有的学生看完一篇文章,根本不知道作者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有的同学看完一篇文章,自我感觉很好,以为明了作者要表达意思,其实,与作者本意对不上号。究其原因,就是不能理解主旨,只能望文生义。抓住了主旨,就抓住了灵魂,读者只有掌握这个灵魂,才能真正地读懂课文。如对《烛之武退秦师》一文的解读,教参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烛之武为什么能说服秦伯?接着问答道:“他去说服秦伯,虽然目的是求和,但绝不露出一点可怜相。他利用秦晋之间的矛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头头是道,使人信服。他在说辞里处处为着秦国着想,使秦伯不得不心悦诚服,不仅答应退兵,而且帮郑防晋。”这样的回答,只是泛泛而谈,只叙表象,不得奥理。细读文本,不难发现,烛之武是抓住了一个“利”字来退秦师的,他对秦伯说的一番话,就是围绕着怎样做对秦有“利”来说的,使秦获得独利大利的同时,也有利于郑国和烛之武自己。没有“利”的只有晋侯了,别忘了他也是为了对自己有“利”,才“吾其还也”的。理解之所以不得要领,是因为对文本的主旨未能洞晓,不明白作者是通过一个“利”字来写烛之武的,他的勇,他的智,他的功劳,是通过这个“利”字表现出来的,其余的都是表象。由此可见,明了主旨对理解文章的重要性。而把握主旨,并非易事,非要经过长期的训练不可。


其四,训练掌握行文技法的能力。课本所选入的文言文,都是文质皆美的,其行文技法相当高明。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一方面要求他们能发现写法,欣赏写法,另一方面要求他们借鉴写作经验,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写作基于阅读,读得好,才能写得好。学生发现、鉴赏写法的能力的形成要依靠课堂训练,教学中教师要用好课文这个“例子“,充分挖掘文本的训练价值。课文中的行文技法有着丰富的表现,就语言而论,要关注其独特性,如《烛之武退秦师》重在理趣,《荆轲刺秦王》重在义趣,《鸿门宴》重在智趣,抓住了实质性的东西,才便于吸收。就篇章结构而言,要关注作者如何选择材料和组织材料来表现文章主旨,如何使用多种手法去叙事,去写人,去说理。无法不成文,法会因人因事文而异,要通过有效地阅读训练来提高捕捉能力。


其五,努力提高阅读速度。阅读速度是阅读能力的重要表现之一,叶圣陶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他说:“处于事物纷繁的现代,读书迟缓实际上很吃亏;略读既以训练读书为目的,自然要求他们速度,读得快算是成绩好,不然就差。③”他还说:“阅读必须认真,先求认真,次求速度,这是极重要的基本训练。要在阅读课文中训练好。”④高中文言文教学,自初始阶段应注重基础的积累,重点放在对词语、句子的准确理解上。过了基础积累阶段,就应注重阅读速度的训练,培养学生敏捷迅速的阅读能力。文言文教学开始宜来用诵读的方法,有了基础,就应采用“目读”的方法,不是一字一句地念,而是用眼睛快速浏览,提高单位时间内的阅读量。


其六,培养审美和传承能力。学习文言文的根本目的就是利用“文言”这个工具,理解传统文化,汲取民族智慧,弘扬传统美德,传承民族精神。使古代文化的精髓能够在现代人身上得以传承,使得中华民族文化薪火相传。教学时,在准确理解课文内容的基础上,要积极引导学生对课文内容进行分析和评价,用现代观念来审视课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为我所用。


高中文言文教学要解决好两个问题:一个是训练,一个是传承。通过训练使学生能够读懂文言文,通过传承让传统文化发挥作用。训练是手段,传承是目的。


三忌小视熟读背诵


   文言文教学不能尽如人意,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找到更好的方法,而是我们没有用好管用的方法,熟读背诵就是一种管用的方法,因为没有用好,而被小视了。认为熟读背诵是小儿科,是认识出了问题,对熟读背诵的作用产生怀疑,是操作方法出了问题。


   不可否认,熟读背诵是学习语文的基本方法,读是吸收,通过读获得知识,借鉴写法,领悟思想,陶冶情操。对于文言文教学而言,这一点尤其重要,没有熟读背诵,就不能很好地进行语汇的积累,也不能很好地了解和掌握文言句式,那自然就没有办法读懂文言文。同时,熟读背诵是培养文言语感的重要方法和有效途径,文言语感的形成只有通过量的积累才能获得。所以叶圣陶说:“学文言,必须熟读若干篇。勉强记住不算熟,要自然成诵才行。因为文言是另一种语言,不是现代口语运用的语言,文言的法则固然可以从分析比较而理解,可是要养成熟极如流的看文言的习惯,非先熟读若干篇文言不可。”⑤新课标也明确要求“诵读古代诗词和文言文,背诵一定数量的名篇”。


   认识到位,还要方法得当。熟读背诵的内容要进行挑选,以教材中名篇名段为主。挑选的篇段不宜过多,也不宜过少,做到适量,让学生力所能及。熟读背诵要在透彻理解的基础上进行,以保证其质量,不能机械地死记硬背,那是白费力气。正如叶圣陶所言:“死用记忆绝不是办法,漫不经心的读着读着,即使读到熟烂,也很难有心得;必须随时运用思考与判断,接着摘要记忆。”⑥还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督促检查的措施,使之落到实处。


  仅仅想依靠教材上所选的有限的文言篇目来培养起学生的文言阅读能力,这是不现实的。熟读背诵的篇目只能算是精读的内容,精读的目的是实现学生的自主阅读,单靠课本完不成这个任务。在教学中还要进行必要的拓展和补充,教师要根据学情挑选历代的文言名篇,把培养学生的自主阅读能力当作一个专题训练。


                             


                                  


 


 


      


注:①《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289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②《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45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③《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34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④《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493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125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28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释“语文”,说“课标”,防“偏差”

语文,说课标,防偏差


    语:语言,包括语音、语汇、语法等;文:文学,包含文学作品(如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文学家、文学流派、文学手法等。
   
汉语语音抑扬顿挫,具备特有的美感。语音必须有严格的训练。似是而非,遇字读半边,都是绝对不能允许的。朗读训练,能检验语音,培养语感,还能收到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的效果。
    
学外语讲究单词量,其实,汉语也有单词量问题。语词的积累必须强调,语词的积累应该处于积累的首要位置。概念,词义,或微殊,或迥异,这些都是基本功夫。大作家无不掌握丰富语词,好的文章,它的遣词总要贴切优美生动,它的文句总是富有表现力。
    
有人说,司马迁不学语法,文章却照样写得极好,意思是语法可以不去学习。这是错误的。因为,司马迁的语法操作是极为娴熟,堪称楷模的。比较《史记》中来源于或脱胎于《战国策》等史书的文章,选词铸句中极好地体现出司马迁的功夫功力。这是严格训练、精细模仿、遵循规范的结果。
    
《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对此,我们应该深刻体会,正确理解,切实贯彻。
    
古人的文道统一基本具有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内涵。文以载道,文是载道的,无文何以载道,道通过文这个载体而呈现,意思清楚清晰。
    
无工具性,就无人文性。工具性是基础,人文性是深化和升华。语言文字是载体,人文是精神灵魂。扳手、犁铧、枪炮:这些是工具;扳手制造器械,犁铧耕耘田野,枪炮打击敌人:这些体现人文。假如没有扳手、犁铧、枪炮这些工具,谈何人文?假如有扳手、犁铧、枪炮这些工具,却用扳手敲打人头,用犁铧铲坏打谷场,用枪炮打自己人,又谈何人文
    
所以说,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
    
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工具性被有意无意地忽视。老师们不再追求语音的准确,语词的贴切,语法的规范,不再讲究语言的推敲锤炼,而把教学重点放在人文性方面。渗透德育,架空分析,拔高主旨,强调精神。这些当然需要,但语文课不能成为第二思想品德课。长此以往,学生可能懂得很多的大道理和小道理,时代精神也等得到张扬,但是字音误读,字形误写,语词误用,句子误造……语文教学将出现可怕局面。语文教学(母语教学)还存在么?甚至,语文(母语)还存在么?
    
语文教师(包括语文工作者)应该正确认识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的深刻意义,应该认清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语:口语,说话,讲;文:书面语。
    
口语使用频率高,交际范围广。书面语源于口语,与口语比较,书面语简洁,洗练。
    
说话要通顺正确,说话要优美动听。话或长,或短,各得其体;或含蓄,或直率,各擅其用;或沉练,或热情,各呈其妙;或华丽,或质朴,各显其美。
    
说话与听话密不可分。听话要能听清,听懂,听出重点,听说精髓,还要能听出弦外之音。
    
听、读是吸收内化,说、写是输出表达。听、说属于口语交际,读、写属于书面交流。四者互相映衬、弥补、促进。能说与能写基本一致,善读与善听基本一致。说、写、读、听也是基本一致的。
    
现在重视学生的讲(口语),无可非议,强调学生的读(诵读),千真万确,这是践行《语文课程标准》帮助学生获得较为全面的语文素养的要求。
    
但是,有些课改实验区出现了偏差:老师在课堂上不敢了,严重的到了谈色变的程度。有老师以为,老师就是忽视学生的主体地位,就是,于是,课堂上老师三缄其口,而对学生,只要他发言,立即予以表扬,不能是是非非,更不敢对学生进行批评。这是对课标的误解甚至是曲解。
    
我们认为:首先,语文老师是学科特色的体现。看华夏语文名师,哪一位不是的高手?其次,语文老师的是教学基本功的体现,对学生有熏陶作用,有示范效果。其三,为了保证老师好,可以对做研究。正如叶圣陶先生所说:“‘当然是必要的。问题可能在如何看待和怎么





    
语:白话;文:古文,文言文。
    
文言文优美,凝练。那些古代的优秀作品,蕴含中华民族的精神。继承传统少不了离不开文言文。学好文言,能促进白话学习。文白相间也是一种风格。
    
《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阅读浅易文言文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理解古代作品的价值
    
但是,无庸讳言,在比较大的时空范围内,文言文教学出现两个偏差:一是字字落实,有时深入发掘(把浅易变成繁难),疏通对译后万事大吉;一是不讲字词,专搞微言大义(成为空中楼阁)。
    
我们的观点是:学习文言文,也要做到工具性与人文性统一。第一,常见的实词、虚词的意义或用法,典型句式的特点,都要通过阅读和训练来掌握,能举一反三最理想。第二,这些基础工作做好后,再用现代观念审视作品,评价其积极意义与历史局限


 


 (合作,发表于2007)

管窥语文课堂(《听了10节课》)


 (《听了10节课》)



最近在不同地方连续听了10多节语文课。感触颇多。


这些课主要环节大致相同:指导——自学——讨论、发言——总结。具体情况如下:


指导:学生展示收集的作家作品材料,老师补充相关知识,提出几个问题,布置阅读。


自学:学生或齐读或自由读或默读或朗读或选择自己喜欢的片断读。


讨论:多数为四人一组,也有六人一组的。围绕老师的几个问题进行。


发言:小组代表发言、本小组其他同学补充发言、自由发言。


总结:学生谈学习收获,或老师分条列项提炼本节课所学内容,或师生共同总结。



从总体说,上述课堂安排自有其合理性,这种安排为大多数老师采用也在情理之中;但是,操作中出现的不足也是明显的:


指导环节:学生资料多来自教辅,不少学生没有实际参与,既没有准备相关的材料,课堂也没有认真听其他同学发言;而老师提出的问题多为极容易回答或较容易回答的问题。


自学环节:对照问题,解决问题。个别的情况是,有学生两分钟把书看完,且答案随之得到,给人立竿见影之感。


讨论环节:一般老师视此环节为高潮所在,都比较用力。课堂内学生表现也最为积极,课堂气氛热烈:发言、补充发言,观点或大同小异,或简单对立;自由发言时热火朝天争先恐后,但多数只是同意或不同意某某,而缺少理由的阐述。不得不指出的,是个老师借此逗笑取乐,插科打诨,甚至引吭高歌,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这有无必要?


总结环节:由于讨论环节用时较多,总结往往潦草匆忙。其实,总结过程也可以发现缺漏,也可以弥补前面环节的不足,但大多老师缺乏纠正弥补意识,即便有这种意识,也不可能再行展开,因为此时下课铃声即将响起。



    课堂如此,效果如何?


恕我们直言:看上去井井有条且热热闹闹,而实际是表面的程序掩盖着事实的失控,更严重的是,整个过程中学生处于被动之中。老师不作点拨,没有引领,也不敢拨乱反正。课堂有序地进行着低效的浅表层次的操作。


出现这样的课堂状态,是有些叫人担忧的。



10多节课在当前可能有一定的代表性;这就引发我们作如是思考:


1、模式、程序、环节等很重要,但决不能为其束缚,如果课堂教学实际有需要,老师可以而且应该灵活运用或变通处理。


一方面,我们要明确方法的意义。魏书生老师的定向、自学、讨论、答疑、自测、自结模式使课堂生动活泼收效显著,余映潮老师的课堂设计层次清晰推进顺畅。名师们的成功经验反复昭示我们:课堂教学是讲究方法的。回溯历史,曾经流行的苏联教学程序(起始——阅读与分析——结束——复习)、日本读文程序(通读全文——谈话——精读片段——解释——品读思考——抄写——深读体会)、德国赫尔巴特教程(明了——联想——系统化——练习多样化)及莱因的教程(预习——提示——比较——概括——应用)都对我国的语文教学产生过不小的影响。他如读、划、批、写程序,读读、议议、练练、讲讲模式,都力图使教学过程优化、科学化,具有理论意义和操作价值。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把方法僵化。正如吕叔湘先生所说,成功的教师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把课教活了,课堂教学关键在一个字,如果不会活用,任何教法都会变成一堆公式。还是那句老话,教学有法,教无定法。应该提倡深入研究各种教法,并结合教师的自身条件,结合学校和学生的实际情况,从而创造性地借鉴、运用之。


2、阅读是语文学习之母。


这次授课的老师,全部安排了阅读;但大多被动地把阅读当成不能缺少的一个环节去完成,只是布置阅读而没有强调阅读,没有花功夫去指导阅读。


就语文学科的学习而言,阅读是最基本的方法,也是最重要的方法。阅读既是形式,更应该是内容。阅读的地位必须加以凸出。《春》如果在读上下功夫,精心指导学生用心去读,学生就能体会美,体会美景、美情、美文、美意。是否要归结为几幅图倒不不紧要。《天上的街市》,通过反复吟咏,教学任务即可完成过半。有位老师精心指导学生分角色朗读《丑小鸭》中猫绅士鸡太太的对话等,收到极佳效果。轻读默念,高吟朗诵,咀嚼把玩,这些常见常用的普通做法,是学习语文、提高语文水平和能力的有效方法。


3、教师本人较高的听说读写素养是语文学科的魅力来源之一。


能说会道是语老师的当行本色。读破万卷书,写成数篇文,对语老师不算苛刻要求。老师多读善写能说会道,才能居高临下,才能左顾右盼,才能深入浅出,也才能为学生楷模向学生示范。《山中访友》,亲切自然真挚,反映作者的高洁情怀。有老师用力挖掘大嫂、大哥、爷爷、弟弟这些称呼产生的根据。事实上,拟人、比喻这些方法本来就是跛足的,是难以落实的,硬要去找原因根据,就会被动,就失之于。有位老师教《说木叶》,读写结合。作文题是:以为题,写两首不同立意的诗。1、歌颂气节。2、讽刺内心空虚,节外生枝。对比比喻,角度不同,意象有别,设题不错,但从与课题的结合上看,几无联系,既非延伸,也难仿作,而从诗歌写作实际看,题意太白,中学生恐难以落笔。


4、语文教师要努力成为受欢迎的导游


语文广阔无垠,语文博大精深,语文孕育着无穷趣味。假如说语文是闻名天下的景观,那么教师就是导游,学生则是游览参观者。这次听《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这一课,长文短教。文章可学之点很多,既要总揽全文,又须合理取舍。有老师的做法是不可取的:他是带着学生从这个景点快步赶往下个景点,来去匆匆,走马观花,疲于奔命,看上去到过所有地方,最后的收获恐怕不过是到此一游


导游讲究导游词,语文教师的教学语言尤其是提问设计则要体现语文特点,这样才能有激发诱导作用。有这样的提问式导入:学习过朱自清先生的作品吗?(学过)这篇《绿》写的是什么?(写梅雨潭)写梅雨潭的什么?(写梅雨潭的绿)这与“‘春风杨柳多少条?(万千条)“‘六亿神州怎么样?(尽舜尧)有多大区别?有老师把计算《祝福》的经济账设为问题:福兴楼一碗鱼翅的价格,祥林嫂的月工钱,门槛的费用等,详加比较,以期说明祥林嫂的困苦”——殊不知语文不是算术啊。


导游要深入研究景点内容,教师则要深入研读文本。《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批判封建教育?《荷塘月色》表现了作者对白色恐怖的忧虑?须仔细斟酌,要知人论世。《项链》表现爱情主题,这说法并非大逆不道,只不过虚荣心主题更容易接受,且有比较普遍的意义,二说都有文本依据。有老师概括出祥林嫂的一生没有春天:春天丧夫,开春逼嫁,暮春失子,迎春惨死。这是研读文本的收获。研读文本还要能有所拓展。关于《邵公谏厉王弭谤》,《古文观止》《才子古文》等都分析了它的说理方法,《古文观止》还划分了层次,把这些出示给学生,对学习该文极有帮助。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区别在哪,通过比较可以使学生领悟。而《口技》课上,教师或学生是否一定要模仿鸟兽的声音?宜作推敲,应该从文本出发。要之,教师深入研究文本是永远都不过时的事情。


                                          (发表于《教育文汇》)

孔子师师襄子

 孔子师师襄子


 


 


    韩愈名篇《师说》说:孔子师郯子、师襄、老聃。《史记》之《孔子世家》记载了孔子师师襄子的故事:


    孔子学鼓琴师襄子,十日不进。师襄子曰:可以益(增加新的学习内容)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弹奏的技艺)也。有间,(师襄子)曰:已习其数,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师襄子)曰:已习其志,可以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有所穆然深思焉,有所怡然高望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望羊,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辟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


    孔子向师襄子学琴,师襄子多次要求孔子增加新的学习内容。孔子却没有急于求成急功近利。他学习乐曲内容后,再研究弹奏技艺,进而发掘作品的情感意蕴,从而探究乐曲作者的人文精神。乐曲——弹奏——情感意蕴——作者的人文精神:这是一个思维渐进过程,阶梯状递进。一般学习者都能关注乐曲内容和弹奏,而掌握情感意蕴,非专心致志不可,无主动性责任感不成,至于做到关注作者的人文精神,那就要求学习者在理解过程中融合自己的思想、经验以及在此基础上进行联想、想像、幻想,以达到精神和心灵的契合、完善。


    孔子严肃认真地深思,愉快地与作曲者心有灵犀一点通。孔子说:我了解作曲者是怎样的人啦。他的面容黑里透亮,个头高挑,目光远视,如同统治四方诸侯的王者。作为老师的师襄子对孔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告诉孔子,他传授的琴曲正是《文王操》。


    孔子的学琴过程,其实是一次动人的精神之旅。他深思善悟,知人论世,对《文王操》进行全新的个性化的解读,也为如何习得如何升华提供了一个鲜活的范本。我们应该注意到,故事凸出表现了孔子许多优良的思维品质:敏而好学,学而不厌,学求其通,学求其精,循序渐进,不断延伸扩展发掘发散。


                                       (发表于2008.6)

回到常识常规 提高效率效益

 


 回到常识常规  提高效率效益


 


 在区里听课34节,收获颇多,启发很大。


一、设计要符合认知规律。


    温故知新,循序渐进,把握难点重点,适度拓展延伸,即时落实训练……这些都是教学设计不能忽视的。


二、施教既要有坚持又要有变通。


    没有预设就会盲目,没有生成就会僵硬。科学的预设应得奖赏,鲜活的生成是高层次追求。


三、教师是导演、导游,要发挥引导引领作用。


    完全开放的课堂可能没有深度、宽度、厚度。自主学习少不了教师的循循善诱。


四、教师在听说读写诸方面,应有扎实的基本功,最好有绝活。


    字词句篇语修逻文听说读写,博大精深,以己昏昏使人昭昭是不行的。


    把握文本精髓,进而深入开掘,更是要过硬功夫的。


 


    满堂灌,满堂问,满堂演等等,都是极端之举,都是违背常识常规的行为。


    实际上,一篇文章的基本问题,可能就是它写了什么,怎么写的,为什么这样写等一些并不深奥的问题。


     


    以上可谓常识常规,但这些常识常规一段时间内(包括目前)被忽略被模糊;而只有坚持常识常规,才能提高效率效益。


 


 

《寡人之于国也章》赏析

《寡人之于国也章》赏析


 


《寡人之于国也章》选自《孟子·梁惠王上》第三章,梁惠王即魏惠王。


《孟子·梁惠王上》第一章孟子针对惠王的“利”提出“仁义”主张,总领全文。第二章孟子指出仁义之君应与民同乐。应尽心尽力施行仁政,否则即为夏桀一样的君。通过前二章的论辩,惠王收起了他的傲慢之气,转而从尽心为善以利民来提出问题。这个问题仍然包含尚利的原意,并且暗藏陷阱,甚至咄咄逼人:“察邻国之政,无如寡人之用心者。邻国之民不加少,寡人之民不加多,何也?”你先生的仁义管用吗?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


在惠王的统治下,当时的魏国“河内凶”“河东凶”,“狗彘食人食”,“涂(途)有饿殍”,如果简单从事,“针尖对麦芒”,孟子完全可以尖锐揭露魏国的社会现实,指明造成这种社会现实的原因是仁义不施,痛快地来一番挞伐;但由于论战双方地位的不平等,孟子不能逼人太甚,不能一开始就把惠王归入夏桀一类,那样,引起惠王恼怒,则进言、提出主张的机会不复存在。有鉴于此,孟子采取了“迂回”战法。


“王好战,请以战喻。”这句话可以看成是孟子投惠王之所好(谈对方感兴趣的话题),也可以看成是孟子避开论敌锋芒(先退后一步以争取主动),但更重要的是,孟子这里预伏杀机,设计了一个圈套,只等惠王来钻。“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对于好战的惠王来说,自然爱听,对于熟谙战事的惠王来说,他很容易很乐意判断其“是非”:五十步不可笑百步,“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惠王说这句话,不假思索,顺理成章,而孟子等待的就是这句话。你梁惠王的“移民移粟”并非仁政,只是小恩小惠,与邻国统治者的不尽心相比,只是形式上、数量上(距离上)的不同,没有本质的区别。梁惠王自己否定了自己,陷入了被动。他与孟子的攻守态势因而发生了逆转。


孟子的高明之处在于,虽然业已占据了主动,却仍蓄势不发,他举重若轻地说了句:“王知如此,则无望民之多于邻国也。”可不要看轻了这句话,它是全文的枢纽,既为上文必然的结论,又是启发下文的必要过渡。同时封住了梁惠王的嘴巴。


接下来,孟子展开他的宏论,而此时的梁惠王只有洗耳恭听的份了。


孟子首先阐述了仁政的初步措施(也是实施仁政的初级形态),即“王道之始”:民养生丧死无憾也。进一步再谈仁政的根本措施(也是实施仁政的高级形态):制民之产,实施学校教育,使百姓安乐。孟子此时正面回答了梁惠王的问题:“尽心焉耳矣”应该实行仁政,实行仁政“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最后,与王道政治相对比,孟子揭露魏国的现实并加以批判,要求惠王不要“罪岁”(实际是说应该罪己,应该“尽心”),则“斯天下之民至焉”。既指明了惠王关心的“民不加多”的原因所在,又指出了使民“加多”的方法。


梁惠王尚利,实行霸道,孟子讲仁政,提倡王道,二人观点尖锐对立,最后梁惠王居然欣然接受孟子的观点,本章之后的《梁惠王上》第四章开篇,梁惠王就对孟子说:“寡人愿安承教。”表明孟子的说辞彻底征服了梁惠王。孟子的论辩如此成功,有哪些方面值得我们研讨和借鉴呢?


第一,把握心理,张弛有度。梁惠王希望更多的百姓归附自己,孟子抓住他的这种心理,进行仁政思想的宣传,引导梁惠王实行王道政治。虑及惠王那尊贵的地位、心高气傲的性格,孟子先避其锋芒,再投其所好地讲一个寓言故事,一步步争取了主动。王道政治的理想与魏国的社会现实相对比,孰是孰非,黑白分明,而“斯天下之民至焉”又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梁惠王接受孟子观点,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第二,因势利导,精心设彀。“五十步笑百步”的故事精妙绝伦,看似漫不经心,却暗藏机轴,“循循善诱”,陷惠王于被动。《梁惠王上》第七章孟子先复述齐宣王的故事(来源于胡龁),肯定“是心足以王矣”,也是巧设圈套,请君入瓮,可以参证。


第三,充分蓄势,一泻千里。起篇没有直接驳斥,也不回答惠王的问题,通过故事“迫使”惠王自我否定,在惠王无力还击的心态下,在为自己正面提出主张铺平了道路之后,孟子才一发而不可收,充分透彻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第四,设喻排比,气势浩荡。文章设喻说理,既从容不迫,又犀利有力。文章大量使用排比句,如连弩排炮,江河决堤,力有千钧。这篇文章以气势胜,对后来的贾谊、韩愈、苏洵等都有很大影响。


                                             (发表于20009.)


 

《卢卡诺伯爵》与《皇帝的新装》

《卢卡诺伯爵》与《皇帝的新装》


 


 


《卢卡诺伯爵》系西班牙作家曼纽埃尔(12821347)的主要作品,在西班牙文学中占有重要地位。它包括50篇故事,第七篇故事的主要情节是:


从前有三个流氓,见到一位国王,说他们是织布能手。奇特的是,他们能织一种料子,一般人都能看见这种料子,只要他有一个世人公认的父亲,他又是这个父亲真正的儿子。如果谁不是他想像中的父亲的儿子,那这人就看不见这种料子。国王十分高兴,因为他觉得,这种纺织品可以帮助他弄清楚他的王国里哪些人是他们法定父亲的儿子,哪些人不是,他就可以据此调整王国的许多事情。


三个流氓进宫后,告诉国王说,为了确保他们不行骗,可以把他们锁在皇宫里,直到织完那段料子。这使国王非常高兴!于是他们得到了金、银、丝绸等礼物。很快他们传出纺织已经开始的消息,他们还胡乱指明图案和色彩,使得国王的信使们宣布纺织品令人惊叹,邀得国王亲临观看。可国王什么也看不见,他被一种死亡般的恐惧震惊了,因为他相信他不可能是他认作父亲的那位国王的儿子。后来,他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那纺织品极力称赞,国王手下的人也随声附和,一片称赞声响起。


有一天,适逢盛大节日,国王穿上了那看不见的衣服,骑着马在城中巡游。没有一个人看见衣料,但是每个人都怕承认自己看不见,怕遭到毁灭和屈辱。“秘密就这样保住了,谁也不敢透露,最后是一位照管御骑而自身又没有什么可以损失的黑人走到国王跟前”说出了真相。


以上是曼纽埃尔描述的《三个流氓整治国王》的故事,专家指出,安徒生(18051875)的《皇帝的新装》直接脱胎于这个故事。将曼纽埃尔的故事与安徒生的童话对照阅读,并加以讨论,是十分有益的事。


首先,从情节方面讨论。《皇帝的新装》以“新装”为线索,以皇帝为中心人物展开故事情节。爱新装——看布料——做新装——穿新装,线索清晰,故事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三个流氓整治国王》的故事,是在卢卡诺伯爵遇到极为重要的“保密”问题,征求顾问帕特罗里奥意见时,帕特罗里奥在提出自己的看法前而讲述的,故事中包含着帕特罗里奥的见解。故事的存在单纯是为了解决卢卡诺伯爵的问题,因而,故事虽然充满智慧,但情节安排相对粗糙。


第二,从人物形象方面讨论。安徒生的“皇帝”内涵丰富,个性鲜明。童话开篇即指明了皇帝的“喜好”,而后来就是这个“喜好”集中体现了皇帝的奸诈、虚伪、愚蠢的性格。看布料前,他两次派大臣前往,觉得这样才妥当,何等“奸诈”;看布料时他什么也没看见,一阵心理恐慌后,他煞有介事地大家赞叹,何等“虚伪”;而与之同时,“奸诈”“虚伪”恰恰又表现了“愚蠢”。这里,安徒生塑造了一个皇帝的典型。曼纽埃尔的国王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国王,读完故事后,国王在读者脑海中没有留下深刻印象,性格特征显得不清晰。


第三,从题旨方面讨论。《皇帝的新装》主旨深刻。骗子、大臣从反面衬托,小孩百姓从正面揭露,奸诈、虚伪、愚蠢的皇帝形象跃然纸上。安徒生正是通过这个典型讽刺揭露了封建统治者的丑恶本质。《三个流氓整治国王》的故事,有这样一条教训的尾巴:“你为你忠实的朋友保守秘密,但只要有机可乘他一准会欺骗你。”这个“教训”解决了卢卡诺伯爵的问题,但从普遍意义上说,它只是“生活经验”的一种概括,根本无法与《皇帝的新装》的主旨相提并论。


总之,安徒生从《卢卡诺伯爵》中借来材料,从事再加工再创作,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安徒生在安排情节、刻画人物和升华主题等方面的努力,为我们提供了多方面的极为宝贵的经验。


                                             (发表于199812.)


 


 


 

记叙性文章首尾呼应的三种模式

记叙性文章首尾呼应的三种模式


 


 


“首尾呼应”属于文章结构方面的问题。研究大量记叙性文章(包括小说、散文和叙事诗等)中“首尾呼应”的具体情形,可以归纳出三种模式。


一、“aa”模式


此种模式,文章开篇交代的情形、人物的心境、描摹的场景等等各种信息,到文章收束时,几乎完全相同地重复。开篇“a”,收束犹然是“a”。而从另一方面说,由于文章主体的渲染、铺排、展开,收束的“重复”已经不是开篇的简单重复,它实际上强化了开篇的信息。故可称此为“重复强化”模式。


朱自清先生的《绿》,起笔写道: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收笔则为:


我第二次到仙岩的时候,我不禁惊诧于梅雨潭的绿了。


起笔的“惊诧”是乍见还惊,收笔由于文章主体对“梅雨潭的绿”进行了出神入化的摹写,所以又增加了“不禁”二字,这时的“惊诧”,是情不自禁、不由自主、发自肺腑的赞叹。这时作者业已仔仔细细地、耳鬓厮磨地观赏了“梅雨潭的绿”,印象既深,感情更炽,赞叹水到渠成,呼应起笔,加强了起笔传达的信息。


海涅的名篇《颂歌》,首句“我是一把利剑,也是一团火焰”,然后描写了“火焰”照耀着自己的战友,“利剑”冲在战斗的最前面,末句又是“我是一把利剑,也是一团火焰”,照应首句,强化了作品的题旨。


郭沫若的佳构《鹭鸶》起句是“鹭鸶是一首精巧的诗”,结句为“鹭鸶实在是一首诗,一首韵在骨子里的散文的诗”,重复中增添一点解释,对起句的内涵起强调作用。


二、“aA”模式


此模式开篇与收束的内容相同,但与“aa”模式不同,它开篇是“a”,收束则为“A”。即开篇较为简洁单一,收束则大大丰富,开篇的介绍、描写、感叹、赞扬等属于一般性质,收束则揭示深层内涵,“卒章显志”,全文的内容到这儿要来一个质的提高。可称“丰富提高”模式。


鲁迅先生的《一件小事》开头说:


    有一件小事,却于我有意义,将我从坏脾气里拖开,使我至今忘记不得。


这里主要是说一件小事“使我至今忘记不得”,而结穴则写道:


独有这一件小事,却总是浮在我眼前,有时反更分明,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


收束仍然是强调“使我至今忘记不得”,但更重要的是揭示了“忘记不得”的原因及其影响,指明小事“教我惭愧,催我自新,并且增长我的勇气和希望”的深远意义,有力地表现了文章的主旨。


如果这篇文章的收束采用“aa”模式,“……使我至今忘记不得”,将味同嚼蜡。所以,模式的选用要从文章的实际出发,要以能更好地表达主旨为归宿。


《白杨礼赞》的开篇:


    白杨树实在是不平凡的,我赞美白杨树!


属于“一般性”赞叹,收束则大为丰富:


    让那些看不起民众、贱视民众、顽固的倒退的人们去赞美那贵族化的楠木(那也是之挺秀颀的),却鄙视这极常见、极易生长的白杨树吧,我要高声赞美白杨树!


为什么要高声赞美?因为白杨树“极常见”“极易生长”,因为白杨树象征“民众”,


因为白杨树为“顽固的倒退的人们”所鄙视。收束从正反两个方面丰富了开篇、深化了开篇,文章主旨更加鲜明突出。


《一辆纺车》结穴遥相呼应开篇,从“常常想起”、“怀念”提高到“跟困难作斗


争,其乐无穷”、“克服困难不也是一种享受吗”,由怀念纺车,拓展为怀念“延安的种种生活”,使得内容集中紧凑,中心鲜明突出。


“呼应开头,总结全文”式的结束,往往用“aA”模式,例释从略。


aA”模式中,有一种情形需要用专门的例子来阐释,即开篇是“问题”,收


束为“回答”。


《我们打了一个打胜仗》开头是,


    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所留下的痕迹正逐步被英雄人民的双手洗刷干净,现在


让我们看看四川人民是怎样进行战斗的。


提出了“怎样进行战斗”的问题。


四川的党政军民,在这次抗洪救灾向自然作斗争的总体战中,为了抢救国家


物资和人民的生命财产,他们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充分发挥了人定胜天的无比威力,打了一个大胜仗!


用“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充分发挥了人定胜天的无比威力”等“回答”了开头的“问题”。


《谁是最可爱的人》开篇说:“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但作者并没有点明谁是最可爱的人,到收束才说:“你一定会深深地爱我们的战士,——他们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三、“a-a”模式


开篇是“a”,经过峰回路转、起伏跌宕的发展,收束成了“a”的反面“-a”,乍一看是逆向转移,实质是一种升华。可称为“转移升华”模式。


亨利的许多作品如《警察与圣歌》《麦琪的礼物》《多情女的面包》等,莫泊桑的《项链》,都属于这种模式。《雨中登泰山》《荔枝蜜》两篇也是这种模式。


《雨中登泰山》开篇是,


而今确实要登泰山了,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来,淅淅沥沥,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在心里。


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收束却是另一种心境:


    山没有水,如同人没有眼睛,似乎少了灵性。我们敢于在雨中登泰山,看到有声有势的飞泉流瀑,倾盆大雨的时候,恰好又在七真祠躲过,一路行来,有雨趣而无淋漓之苦,自然也就格外感到意兴盎然。


雨中之趣,独得之乐,乐趣恰恰在雨中,走向开篇的反面,却与开篇相映生辉,耐人回味,主题由此升华。


    蜜蜂是画家的爱物,我却总不大喜欢。……每逢看见蜜蜂,感情上疙疙瘩瘩的,总不怎么舒服。


不管画家怎样,“我”见蜜蜂辄有不舒服之感,可谁知道:


    这天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蜜蜂。


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从见蜜蜂而不舒服到念兹在兹,心向往之,到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变成蜜蜂,照应开篇,画龙点睛,蜜蜂精神感人至深啊。


a-a”模式出乎意料而合乎情理,往往给读者留下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此种模式转接自然,铺垫充分,在不动声色中把读者带领到预设的情境里。


 


aa”(“重复强化”)、“aA”(“丰富提高”)、“a-a”(“转移升华”)三种模式,基本可以概括记叙性文章首尾呼应的主要形式。


提炼抽象出这三种模式,如果对老师的讲解课文,对学生的学习写作,对文学爱好者的欣赏和借鉴有点滴启发,作者将感到无比的欣慰。


                                                (发表于1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