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诗

 



重复诗


     雍熙中,一诗伯作《宿山房即事诗》 曰:“一个孤僧独自归,关门闭户掩柴扉;半夜三更子时分,杜鹃谢豹子规啼。”
    又《 咏老儒诗》曰:“秀才学伯是生员,好睡贪鼾只爱眠;浅陋荒硫无学术,龙钟衰朽驻高年。”
                                                   ——〔 明〕 冯梦龙《 古今谭概》


 


      “一”、“孤”、“独”义同,“秀才”、“学伯”、“生员”义合,两首诗每句中三次重复,乃货真价实的“重复诗”。然何以留传呢?盖其作者、录者欲“以毒攻毒”耳。
      无独有偶,有重复诗,也有重复文。请看《 墨卷》 :
        天地乃宇宙之乾坤,吾心实中怀之在抱。久矣乎!千百年来,已非一日矣。溯往事以追惟,曷勿考 记载而诵诗书之典籍!
        元后即帝王之天子,苍生乃百姓之黎元。庶兮哉!亿兆民中,已非一人矣。思入时而用世,曷勿登黼座而处廊庙之朝廷!
      潘述羊先生援引这段资料后评道:“对仗工稳,句调圆熟,但充满相同概念的不同语词的同义重复,废话连篇,令人忍俊不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