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炼的重复


 
 
精练的重复



    东边一棵树,南边一裸树,西边一裸树,树、树、树,系不得郎舟住!



                                       
      此诗的“重复”已到了惊人的程度,但这种“重复”却是精炼的。如果把它压缩为“东南西各一裸树,系不得郎舟住”,或许“简洁”了,但“一唱三叹”、万般无奈之情则无以表达,女性的眷念和挚情,断不能表现得如此充分,如此淋漓尽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