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笔绘出新天地

彩笔绘出新天地


 


王传江先生,一位年富力强的作家、诗人和记者,近年来创作活跃,收获颇丰,他最近出版了游记散文《旋转的世界》,读完之后,感想纷至沓来。


中国的游记,由谢康乐、柳柳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谢、柳同为诗人,故他们的游记总蕴涵诗情画意。从此,诗情画意便成为优美游记中不可或缺的因素。传江本具有诗人气质、禀赋,必然使其游记留有诗的烙印。《武侯祠沉思》《谒禹王陵》,不是发思古的幽情,而是从历史的高度,讴歌得民心顺民意者,赞美为民造福的人。《三亚读夜海》把海的诱惑、海的魅力写得可感可触,震撼人心:“渐渐地,我看见海了,在黑黝黝的前方,一条没有尽头的乳白色线由远而近朝我逼来,慢慢地,愈来愈像锃亮的推土机的巨铲,带着轰轰声推进、倾倒。我不明白,月黑天的海浪在夜的反衬下竟如此明亮。哗,哗,哗……我脚下原先厚实硬朗的沙滩开始松软,塌陷,身子仿佛要随着流沙飘向海的深处。”如果说这里还是旁观静读,那么,《九曲筏歌》便是在激荡的动态中摄取诗的镜头,抒写诗人的情趣,“千姿百态的峰岭倒映在坦荡的溪水之中,长长的竹筏竟似游龙,滑行在千峰之上”,“我们伸手就可以摘到溪边岸上的映山红”……


《旋转的世界》诗的特点,更多地表现在对人文景观的哲理提炼之中,在很多篇章中,传江都用了点睛的笔法。这种情理交融的“哲理抒情”,或轻描淡写只言片语,或浓墨重彩洋洋洒洒,都出之于自然,都是水到渠成,使得游记具有了魂灵,使游记的诗意更其浓郁,动人情感,启人心智,留给人久远的回味。


作为记者,传江游踪遍于神州。传江认为:“今天的建设成就无疑就是明天的人文景观。”凭着这种记者的敏锐和识力,他写起祖国的建设成就来,便不惜笔墨,汩汩滔滔了。他描摹“神州的翅膀”——国道,自豪自信地写道:“神州一定会插上强壮的翅膀,腾飞于世界民族之林”;游“兴隆的度假村”,笔触集中于异乡情调;访“崛起的北方香港”,酣畅淋漓地凸显大连丰采。至于浦东,他更是进行立体勾勒:《舷窗下的浦东》是鸟瞰,是全景描绘,“世界第一斜拉桥”则特写浦江大桥,“上海地铁”又是精致小品。有经验的读者作者都懂得,游记写“成就”是一道难题,往往叫人担心“出力不讨好”,但读罢《旋转的世界》之后,你会觉得这种“担心”纯属多余。


要之,传江的作品以其语言的明净、思想的明朗、风格的明快及浓烈的时代气息征服了读者。


需要强调的是,《旋转的世界》这本游记由安徽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为少儿写的;谁知我们这些大读者读完后,也由衷地喜爱它,这一点,王传江先生可能始料而未及的吧。


                                                   (发表于1996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