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横生的“药方”

妙趣横生的“药方”


    


    清道光帝的小儿子奕山,出任靖逆将军,赴广州督军时,不支持林则徐的战守主张,却秘密命知府余保纯同英军洽谈投降条件。
    其时,正值三元里平英团把英军围困在牛栏岗上,奕山命令余保纯强行解散民众,无耻护送残敌逃生。当时,有一文人写下一篇《精制狐媚药方》以讥之。全文如下:



    余英堂号(即知府)《精制狐媚药方》,服用者可延年益寿,润身肥肠,因宠求荣,加官进爵,实在是偷生得福之妙药。诊断药方如下:柔肠一条,黑心一个,厚脸皮一张,两头舌一根,媚骨一副,屈膝一对,叩头虫不拘多少,笑脸三分。以上八味药,用笑里藏刀切碎,口蜜为丸,藏于乌龟壳内,临用时,以狼心一个,狗肺一副煎成糊涂,和药送服。


   


     冷嘲热讽,是文章的一种风格;嬉笑怒骂,是战斗的一种方式。这副“药方”通过嬉笑怒骂,把奕山、余保纯之流屈膝卖国的奴才嘴脸,勾勒得淋漓尽致。从修辞讲,有比喻、双关等修辞手法。今人也有使用这种手法者,而可能不知古已有之。思而不学则殆嘛,所以我一直赞成多读书。

《妙趣横生的“药方”》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