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

喝酒


 


 


要想在极短的时间内集中地观察人生世相,人情物态,最好选择喝酒的场合。


无论华灯闪烁于大庭广众之中,还是烛光摇曳于小曲流溢之间,都能酿出喝酒的好气氛;也无论是公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都能成为喝酒的好角色;在出现过陶潜、刘伶的国度,要观察喝酒,是并不困难的。


酒桌上最常见的事是“敬酒”。敬酒可有讲究,先敬谁后敬谁,要掂量。或以官位论序次,或按年龄分先后,或先亲后疏,或先近后远,见仁见智各取所需。敬酒首先是叙述理由,有人简洁明快,“因你是书记”,“因你是大舅”,然后“感情深一口闷”;有人却竭力渲染,以期得到一种效应。我曾听过一句很长的敬酒辞:“某长,今日与你同席,真乃三生有幸五世叨光七代沐恩……”顿一顿,——反正喝酒时来点“肉麻话”或幽他一默不会引起厌恶感。“虽然在座有我的长辈,有年近七旬的老翁,我都不管了,我首先要敬你一杯。”——映衬之法,用得娴熟。同时酒杯举起:“我平素唇不沾酒。”——加上对比方法,“今日感谢您与我们同桌,更为今后能得您关照,即使这酒是毒药,我也要喝干它!”一仰脖子,咕咚一声,再把酒杯对着“某长”,——翻转过来,证明“诚心诚意”地“干杯”了。此公因一杯小酒,成就了一篇大文章。他当然会十分惬意。但同桌的非官非长者他不屑一顾,或仅勉强表示意思(所谓感情浅,舔一舔),他“看人喝酒”,由此便可认识此君一二。政坛商界有无此类君子?


敬酒之后,往往是拼酒。国人以能豪饮为骄傲,以能击败酒敌为快意,这就使拼酒成为必然。拼酒是实力的较量。拼酒常常是喝酒的高潮。


别看他闷坐一旁,缄口不语,他可能海量,起码也是江量。他是稳坐钓鱼船,静待来犯者。果不其然,不知深浅的毛头小伙儿冲杀上来,他略作推辞后,便与小伙儿约法三章:不猜拳,不行酒令,只“文比”,一人一杯,喝十杯为一个回合。九杯才下,小伙儿翻身落马。看那胜利者,从从容容,不急不躁,目光扫视全桌:还有谁上来应战?


与小伙儿不同,还有一种拼酒的人,他绝不主动出击,他有自知之明,也有知人之智。他平日即苦练猜拳“技术”,临场时,先仔细观察猜拳者,掌握其出拳习惯,抓住其弱点。故而他虽不胜酒力,却常常靠“技巧”、功夫取胜。这种迂回战术,再加上适当的自谦,一个“老于世故”的形象呼之欲出了。


虽担着喝酒之名,却自始至终不喝酒,或者浅尝辄止者有没有呢?有。他趁别人频频举杯之际,不断举筷,努力加餐。他趁别人赌酒斗嘴之时,挑出桌面的好烟,腾云驾雾,悠悠然乐融融边享用边旁观。他深知酒伤五脏,不是好东西,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菜;他又深谙国人心理,喝酒场合都要备上等烟,敬烟也是特别勤。这正适合他不尚虚荣而重实惠的价值观。


——观察喝酒,其实是在观察人生世相;而了悟人生世相,再回过头观察喝酒,那就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就会“于我心有戚戚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