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旧愿:天下无贼!

古来天下有贼。古人向往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憧憬马放南山,刀枪入库,那是因为现实中并不存在,所以他们在期盼、祈祷。古人指摘残贼公行,卖官鬻爵,痛恨盗贼蜂起,民不聊生,原因就是不但有贼,而且贼胆很大。


    古人也一直在“对付”贼。社会失衡,公平失度,道德失范,老子庄子们就痛骂,就放弃,就不合作,甚至以糟蹋自己的方式来否定社会;而韩非李斯们则力图用铁腕惩治社会,用血泪、肉体、恐怖来纠正社会;孔孟们的伟大,是风化诱导,引人走上正道,引社会步入正途。遗憾的是,老庄的痛骂,韩李的惩治,孔孟的诱导,都没能真正奏效。


    翻开《圣经》《古兰经》和佛家典籍,它们不谋而合地有同一条戒律:戒偷盗。


    当今社会安定,人们生活丰富多彩,但在某些领域,仍然有“贼”,仍然大量存在“偷”的现象。


    比如学术不端现象。探究其本质,用一个“偷”字就能揭示。论文抄袭,设计模仿,实验造假(包括实验不严谨),成果剽窃等,都是走“捷径”,都是“偷”。殊不知,正是因为科学研究坚苦卓绝,才产生了科学的尊严,科学家才赢得世人的由衷尊敬。


    比如廉洁自律问题。不劳而获,本质也是“偷”。不劳而获的人,当然就是“贼”。其实,薪水足够养家养车,经费足够办公科研,何必去化公为私,何必去掏别人的口袋充实自己的腰包,计算来算计去,苦心煞费,到头来,私囊倒是中饱,百万千万在存折上,在卡上,在抽屉里,恐怕也沉甸甸地压在心头——巨大的精神负担。曹雪芹说,“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陈毅说,伸手必被捉。只有劳动所得,使起来才会轻松愉悦,用起来才会光彩荣耀。


    比如工作作风问题。是服务还是用权?是谋事,还是谋人甚至谋位?如果是谋位,那古人的一个词正好用上,叫做“窃取”。谋位就要用心思,使手段,卖人格。由于窃取职位付出太多,所以一旦到了位子上,就要用权,就要“补偿”,就会“捞取”,就忘了谋事,就不可能真正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该服务却不服务,在其位而不谋其政,是偷懒,也是贼。至于不会服务,无能力服务,那是平庸,却占着位子,也是一种“偷”,古人谓之为“尸位素餐”。


    实际上,东西方的戒律,一直有人违犯,老庄、韩李、孔孟们,也都没能解决“贼”的问题;只有在今日,我们的社会“科学发展”,社会走向“和谐”,天下之贼将无所遁形。


    新年旧愿:天下无贼!

《新年旧愿:天下无贼!》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