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创新思维的大儒——荀子

具有创新思维的大儒——荀子


 


论及中国的儒者,人们熟悉孔子、孟子,了解颜回、子路,甚至对董仲舒、朱熹也不陌生;而对荀子,极可能仅仅知道他是《劝学》的作者。这不是悚人听闻,这可是我与一些本科学生闲聊所获的确切信息。


荀子(约前313—前238),名况,又称荀卿、孙卿,是继孔子、孟子之后的儒学大师。被称为“学者之文”的《荀子》,内容广博精深,在政治、经济、哲学、军事和文化教育等各领域都有鲜活见解,即使于当代读者也颇多启发。


儒家主张“入世”,荀子与孔子、孟子一样,参政议政积极性之高,非常人所能比。即如荀子,曾精心钻研升官、保官、飞黄腾达的学问,讲究“持安处位终身不败之术”,一心要成为“帝王之师”。连在教学过程中,“匹夫问学不及士(仕),则不教也;百家之说不及后王,则不听也。”(《儒效》)学生的问题不属于为官、国政范畴的,荀子就不屑予以回答。他的学生如韩非、李斯、浮丘伯等也确实成了大政治家。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孔、孟、荀这三位儒学泰斗本人的政治生涯却都非常短暂、暗淡,无大作为。荀子在齐国三为稷下祭酒(学宫首领),到楚国当了一段兰陵令,后游说秦、赵,都无人用他。


与仕途多舛不同,荀子晚年转向研究、著述,“序列著数万言而卒”(《史记》),留下了大放异彩的《荀子》。


朴素的唯物主义。荀子说:“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天论》)这些话揭示了客观真理,在两千多年前,能对天体运行规律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其科学价值不亚于其后一千七百余年才出现的“日心说”;更为可贵的是,“制之”“用之”“使之”是在认识规律的基础上又前进一步:运用规律。


真实的民本思想。“天之生民,非为君也;天之立君,以为民也。”《大略》中的这一段,价值远远超过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说。百姓不是因为君王才存在,恰恰相反,君王的存在是为了百姓。“以为民也”真有点“干部是公仆”的意思,真有点干部应该“为人民服务”的味道。荀子生活在“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诗经》)的时代,要有多大的勇气才敢说出这“离经叛道”的话?


勇敢的批判精神。荀子道德修养极高,又满腹经纶,所以他有批判别人的实力。《非十二子》把他以前的知识界头面人物(孔子除外)痛骂一通。它嚣、魏牟不知礼义,田仲、史违性矫情,墨翟、宋崇拜功力,慎到、田骈空洞无物,惠施、邓析奇谈怪论,孟子、子思假托孔子之言,愚蒙后代儒生,罪过不小。他又把儒分为散儒、贱儒、俗儒、小儒、雅儒和大儒等层次,而自命为大儒,对大多数的儒生他是看不起的。甚至他对当君臣也能一针见血地批判:“人主则外(疏远)贤而偏举,人臣则争职而妒贤,是其所不合(离心离德)之故也。”难能可贵的是,无论说理,还是辩驳,荀子都能得心应手,犀利有力,加上他善于使用比喻、对偶、排比,文章极具说服力。


珍贵的教育思想。仅《劝学》一篇中,“玉在山而草木润”,“君子之学也,以美其身”,“不全不粹之不足以为美也”,论学习目的,侧重于“德育”;“学莫便乎近其人”,“莫速乎好其人”,讲请教良师的益处;“学不可以已”揭示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指明学习可以提高人的素质;“蓬生麻中,不扶而直”,指出学习环境的重要;“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说的是长期积累;“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强调的是持之以恒;“目不能两视而明,耳不能两听而聪”,重视专心致志。


《荀子》中还有很多值得提出的东西,比如首倡“任人唯贤”,坚持崇儒而不泥儒,不搞愚忠愚孝,反对“主道利周”(首倡政治透明、公开)等,无不闪耀着理性的光辉,无不闪耀着创新的光辉,愈来愈多的研究者关注荀子(《荀子》)是有道理的。


                                               


 


 


 


 

《具有创新思维的大儒——荀子》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