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随笔之七:《文心雕龙》的贡献

语文随笔之七:《文心雕龙》的贡献


吴华宝


17


《文心雕龙》之《章句》(作者 刘勰):


“夫设情有宅,置言有位;宅情曰章,位言曰句。故章者,明也;句者,局也。局言者,联字以分疆;明情者,总义以包体:区畛相异,而衢路交通矣。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为章,积章而成篇。篇之彪炳,章无疵也;章之明靡,句无玷也;句之清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从,知一而万毕矣。夫裁文匠笔,篇有小大;离章合句,调有缓急;随变适会,莫见定准。句司数字,待相接以为用;章总一义,须意穷而成体。其控引情理,送迎际会,譬舞容回环,而有缀兆之位;歌声靡曼,而有抗坠之节也。寻诗人拟喻,虽断章取义,然章句在篇,如茧之抽绪,原始要终,体必鳞次。启行之辞,逆萌中篇之意,绝笔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故能外文绮交,内义脉注,跗萼相衔,首尾一体。若辞失其朋,则羁旅而无友;事乖其次,则飘寓而不安。是以搜句忌于颠倒,裁章贵于顺序,斯固情趣之指归,文笔之同致也。”


安排情理要有一定的地方,放置言辞须有—定的位置;安排情理于一定的地方叫做章,放置言辞于一定的位置叫做句。所以章就是明白;句就是界限。将言辞区分界限,就是把字联起来分成不同的句子;把情理说明白,就是总括各句意思形成一个整体:章和句的范围虽不同,但相互关联却像四通八达的道路。人们的写作,通过文字构成句子,积累句子组成章节,集合章节便成了整篇。全篇的光彩鲜明,是由于各章没有毛病;每章的明白细密,是由于各句没有缺点;每句写得清丽,是由于文字没有讹乱:犹如摇动树根树梢也跟着一起颤动,知道了最基本的道理,其他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写作有韵、无韵的文章,篇幅有大有小;分章造句,声调有缓有急;随着情形而变化以求适合,那是没有定规的。一句主管几个字,要联接起来才能有用;一章汇总一层意思,要相对完整才能构成整体。内容的伸缩安排,章句的前后衔接,好比舞姿回旋,有一定的行列步法范围;又好比歌声美妙,有或高或低的节奏。探寻《诗经》作者的表达情意,虽说后人常常断章取义,但章和句在篇中,就如蚕茧的抽丝,从头到尾,体制上必定像鳞片那样依次排列。作品开头的辞句,要预先萌生当中篇幅的意思,结尾的言辞,要紧承前面的旨义。这样外在的文采才能交织相错、内在的意义脉络贯通,如花萼和花上下衔接,从头至尾形成一体。如果文辞失去配合,就像行旅之人没有了同伴;叙事违反了顺序,犹如飘荡寄寓而不能安定。因此用心造句切忌颠倒,安排章节贵在有序,这本来就是表达情感内容的必然要求,作品无论有韵、无韵都是这样。


 


18


著名的《文心雕龙》中有很多观点值得汲取。


《章句》篇说:“夫人之立言,因字而生句,积句而为章,积章而成篇。”意思是,人们的写作,通过文字构成句子,积累句子组成章节,集合章节便成了整篇。这里字包括词,句子跟现在相类,诗经一段是一章,章是段落(一群句子),篇跟现在相同。


《章句》说:“篇之彪炳,章无疵也;章之明靡,句无玷也;句之清英,字不妄也:振本而末从,知一而万毕矣。”意思是说,全篇的光彩鲜明,是由于各章没有毛病;每章的明白细密,是由于各句没有缺点;每句写得清丽,是由于文字没有讹乱:犹如摇动树根时树梢也跟着一起颤动,知道了最基本的道理,其他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章句》又说:“启行之辞,逆萌中篇之意,绝笔之言,追媵前句之旨。”意思是,作品开头的辞句,要预先萌生篇中的意思,结尾的言辞,要紧承前面的旨义。


《章句》还说:“搜句忌于颠倒,裁章贵于顺序。”意思是,用心造句切忌颠倒,安排章节贵在有序。


这些话十分明白:写作是对字句章篇(亦即字词句篇)的经营。


 


阅读呢?同样是研究字词句篇。语文学习内容就是字词句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