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随笔之四:新课改反思

语文随笔之四:新课改反思


吴华宝


10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末、90年代末由少慢差费、高分低能、文学教育等问题引起的三次讨论,引发了语文教学的三次改变,也铺垫了新课改。


大家认为,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参与讨论的人义愤填膺,群情激奋。


但是,否定容易建立难,破,不一定能立。


而且,改变不等于改革。改革也不一定正确。





 


本世纪初的这次新课改,又叫课改实验,自上而下,强行推广,不分学科,全面开花。是一次摸着石头过河的运动,带有相当的盲目性。


三维目标,值得讨论。


总目标,即积累、整合,感受、鉴赏,思考、领悟,应用、拓展,发现、创新,所谓语文课程中的“二十字经”,美好且美妙,然很多地方很虚,落实于教学实践更难。


以人为本,尊重学生,正确;但操作中不敢批评学生,更不敢严格要求,正确吗?教师廉价表扬,虚假尊重,有什么意义呢?


学生主导,轰轰烈烈,分组合作,井然有序,实际效果好吗?是不是有点肤浅浮躁?


减负是新课改的重要目标之一。减负以后,负担比原先是不是重了?为什么越减负担越重?港、台常用字近5000,大陆3500,谁负担重?从另一角度看,古代苦读、苦吟,十年寒窗,学生吃一定的苦,不也是一种磨练历练吗?


多媒体是新课改让人耳目一新的技术,是一个亮点,且亮度高,十分炫目,但实际作用如何?对语文而言,多媒体很多时候代替了板书,而图声并茂,直接影响了对文字的琢磨体悟、切磋讨论。


反思三年真能成为名师?反思本是教师反思,每个教师的个人情况不同,反思岂能千篇一律?反思如果没有正确观念指导,可能越反思越邪乎。1990年代即已提倡的写“教后记”,其实有很好的效果。


提倡人文精神,不错,应该;但是,空中楼阁,花里胡哨,微言大义,行吗?人文的东西,政史地是否可以承担,生活是否可以承担,语文能否全部承担?


    改革过程中,提出了“有效教学”,是不是我们的教学低效甚至无效了?“有效”的“效”如何解释?若释为效率,一节课一篇乃至几篇课文,效率绝对有了,若释为效果,半年甚至一年一本《论语》,效果还真不差。“有效”的概念十分模糊。


近两年,探讨“教学内容的确定”,以前的教学重点、教学难点不管用了?当然,返本归元,自有其意义。


实际上,有效教学、教学内容确定等,可以看成是对最初改革的反拨、纠正。


“平等中的首席”,符合我们的国情吗?道严师尊是妨碍还是有利于学生学习?


“元认知”,是引进的理念,对认知的再认知,监控、调节。其实,不就是复习、检测、评估还有纠正吗?


建构主义,也是引进的理念。不就是由已知到新知吗?我们的温故知新明确明白,简洁易懂。


食古不化害人,食洋不化则可能更害人,因为洋人的东西跟我们隔了几层,而拉大旗作虎皮,可以吓唬人,可以让人敢怒而不敢言,“与世界接轨”啊,震耳欲聋。


 


面面俱到,必然蜻蜓点水。


八面玲珑,必然失去自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