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随笔之三:高分低能、文学教育

语文随笔之三:高分低能、文学教育


吴华宝


8


20世纪80年代末,高校批评录取的大学生“高分低能”。


因为是高校的声音,影响很大。引起了教育改革:以能力立意的教学改革。


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的教改关注教学法。重视启发式、点拨法、比较阅读、读写结合、情景教学等等。流行的话是“教学有法,但无定法”。


改革主要在课堂教学领域。针对串讲式、满堂灌、注入式(简单化、程式化、刻板化),上海育才中学实行“八字”教学模式(读读,议议,练练,讲讲),钱梦龙创造“三主四式”教学模式(教师为主导,学生为主体,训练为主线;自读课,教读课,练习课,复习课)。


后来,有论者以为,以能力立意,出现了“重术轻人”的弊端,人文素养不够。


我以为,少慢差费在“文革”后提出,有其现实意义,有其积极意义,字词句篇语修逻文得到重视,文革前的工具说得以恢复。工具说或有缺点,但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具说可以利其器。这就功德无量了。


因为重视基础知识,就被指为缺少能力;于是,出现反拨,以能力立意。


但是,没有知识,哪来能力?高分低能是否真的存在?如果存在,本质上是一个什么问题?


能力立意少说也有20年了,效果如何?学生能力强起来没有?就语文而言,涛声依旧啊。负责任地说,学生能力依然相当的弱,可能比前更弱了。


 


9


1997年第11期《北京文学》对语文教育发难,发了三篇火药味很浓的文章。


洪禹平先生看了那几篇文章后,发表了《误尽苍生——也谈语文教育》,产生了轩然大波。


同时期,出版了《语文教育忧思录》、《审视中学语文教学》、《素质教育在美国》等著述。


这次讨论的范围非常广泛,有教学理念、教学内容、教学方式、教材、考试等等。并且把传统的语文教育与当下的语文教育、中国的语文教育与西方的语文教育进行比较。特别是关注语文的人文性、文学教育。


这次讨论,直接引发了本世纪初的课程改革,一般称之为“新课改”。


20012003年教育部分别颁发义务教育段、高中段《语文课程标准》,“标准”是新课改的纲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