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边城》

题《边城》


吴华宝


 


湘西,出土匪的地方,


变成了乌托邦;


湘西,贫瘠、贫穷、贫贱,


变成了桃花源;


他写家乡,写家乡的风物、风俗、风情,


以他的敦厚、良知,以他的悲悯情怀。


 


不写小说了,


就写服饰,写铜镜,写龙凤,写其他,


竟然也写成了大家。


湘西味,乡巴佬,


竟成了凤毛麟角,


竟定格成永恒。


 


小说内外,是仁义,


服饰内外,是智慧,


《边城》语言似乎笨拙,


可是,字里行间,


却是仁和智以及恒远的蕴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