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海子诗集》

题《海子诗集》


 



 



说着别人不懂的话,


住在自己局促的小屋。


大众们很是困惑。


天才们已然欢呼!


 


继续说着别人不懂的话,


继续构筑面朝大海的小屋。


大众们更加迷惘,


天才们欢呼的声音却越来越大。


 


恐怕连自己也不懂自己的话了,


恐怕小屋容不下他,他也容不下小屋了。


于是,1989的春天,他走向铁轨……


那时,麦子还未长成,麦苗青青。


 


大众们大惑不解,睁大眼睛,


天才们却说:死是艺术,诗人的死等于再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