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神

诗神


 


 


很早的时候,我便认识你,并刻你的名字——“庄严高傲”——于肺腑;直到天清气爽,我才敢匆匆仰望巍峨山巅的你,你流动的云岚——一种亲切神秘的微笑已潜入我心之深谷,纵使风狂雨鸷,总也驱赶不走!


从此,我心田萌发的秘密,毫无畏缩地向你抽芽、拔节;我心弦颤动的惊喜,也最快最多地传递给你;我心溪流淌的忧伤,潺潺湲湲地总想和着你的心律……


可是,当我真实地站在你面前,你似乎不愿亲近我——难道唯一的方法就是将这心解剖,连同奔涌的热血一并交付于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