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诗自白

“散文诗”自白


   


 


我——


非诗非文,半诗半文,可又是真正的诗,真正的文:天经地义,顺理成章,“散文诗”成了我的芳名!


瞧我,体态轻盈,玲珑剔透,活泼天真,姿态万千。我会哭,直哭得地震山摇;我爱笑,能笑得天清云飘;我叹气,树叶丝丝发颤;我动怒,大海涌浪卷涛……


花鸟虫鱼,我赋予新的生命;云雾雨雪,我送给人的感情;时代脉搏,与我共同跳动;社会图画,我用彩色描绘;男女老幼,东西南北,谁都爱亲近我;大家名流,莘莘学子,也都在刻意塑造我、打扮我……


屈子捕捉过我,庄子追索过我,《兰亭集序》《陋室铭记》是我坚实的足迹,光辉的《野草》则是我自豪的倩影!


惟阴云密布、空气污浊时,我背负着“浅斟低唱”、“吟风弄月”的恶名,被压迫得气息奄奄,冷落而凄清!


——啊!时代赐我清新,给我精神,我报答时代无限的温馨!

《散文诗自白》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