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是学语文的基本功

写字是学语文的基本功
                   张传进 吴华宝
      写字是学语文的基本功,受到了教育部的高度重视。2001年的《基础教育改革刚要》指出:“在义务教育阶段的语文、艺术、美术课中要加强写字教学。”2002年针对写字教学的现状,专门出台了《关于在中小学加强写字教学的若干意见》,对书写提出了具体而明确的要求,当时各省教育主管部门积极响应,有的省份及时编写出版了写字教材。2011年推出《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对书法教育的意义、要求及落实保障,作出了阐释和说明。两个“意见”对书写的重视和要求前所未有,后一个“意见”对课时的安排及师资的培训都作了详细地说明。如果有一天两个“意见”的要求能够如期望的变成现实,那对基础教育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对中小学生整体素养的提高也大有裨益。
      然而真要把两个“意见”落到实处,似乎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倒不是因为书写是一件难办的大事,正因为如此,就把它当成了小儿科,读过书的人拿起笔来都能写,水平高低不同罢了,但对切身利益似乎没有影响。书写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生存很尴尬,除了语文学科,字写得再难看也不影响得分,急功近利者都 认为花时间练不值,字写得好,只是面子上好看一点罢了。再者来说,书写教育离第一个“意见”的要求还相差甚远,单就学生“书写认真仔细、规范整洁”且“具备熟练的书写技能”这一要求而言,合格率就不高。写字和书法是什么关系呢?写字的目标尚未实现,书法的要求又怎能落实。连字都写不端正,要求练书法当然难切实际。还有问题令我们深思,自有汉语教育始,就存在着书写教育问题,而书法又是汉语言特有的文化现象,那为什么开书写课连师资都成了问题?答案应该是对书写重视和要求不够,或者说要求有了,但没有落到实处,这就使得我们重视书写教育,反而使书写教育缺失。“意见”刚推出时,我们很振奋,我们的直觉是美观的书写和高水平的语文成绩总是相伴而生的,我们希望书写在语文教学中发挥着更积极的作用。我们的疑虑是,“意见”刚出台时,从上到下 ,层层下文,高度重视,过不了多久,在各种因素的相互较量中,书写好像总是败下阵来,这次会不会依然如此?书写对基础教育来说,是一件不大也不太难办的事情,却是重要的事情。叶圣陶先生在半个世纪前就说这件事情应该在小学阶段就做好,问题只集中的一点,我们不缺乏对问题的认识,提出的要求也是明确具体的,我们缺的是依据教学实情用切实可行的办法扎扎实实的去做。要一以贯之,不要忽冷忽热。如果真按照两个“意见”的要求,坚持做下去,提高书写水平又有何难。
      目前的书写教学现状不如人意。表现之一:学生的整体书写水平在滑坡,这个基本功很不过硬,这是客观事实。新学年开始,我担任了两个高一班级的语文教学,按照惯例,我让两个班的学生随堂限时抄写了一篇几百字的短文,目的是想了解一下书写情况,抄写前作了具体的要求和说明。结果有三分之一的同学书写不合要求,有的简直无法辨认。这些同学的书写面貌可以用“三无“来概括,无笔画,无结构,无章法。好的书写,用笔有法度,一笔一画交代得清清楚楚。结构有规则,字体平稳匀称,笔画安排合理。通篇有章法,一行之中,字与字之间排列协调,行与行之间布局得当。表现之二:书写教育被弱化,没有引起学校和家庭的足够重视,校方和家长共同关心的是考分的高低。至于书写水平的高低与考分得失的关系那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不少学校的书写教学有其名无其实,书写的好坏全靠学生自己的造化。不合要求的书写一旦形成了习惯,想改也很困难,大家只好听之任之了。表现之三:对书写没有形成齐抓共管的局面,书写几乎成了没妈的孩子。“意见”一要求“全体教师都应以正确、认真的书写做学生的表率”,“培养良好的写字习惯是所有教师共同的任务”。这样的要求也几乎成了在纸上打呼噜的文字。表现之四:对写字教学缺乏督导,教学评价缺失,没有把写字教育纳入到对教师教学水平及学校教学水平的评价之中。
      汉字书写历史悠久,积淀丰富,基础广泛,作用突出。造成书写不尽如人意,致使书写功能没有得到 充分发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的是没把好起始关,在执笔习字之初,就处在无教材无师资的环境之中,学生对着教材的印刷体依样画葫芦,习字之初就不得法,这种情况的存在相当普遍。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无人指教或指教不得法,这样的开端,自然不可能有好的结果。有的虽然把好了起始关,但良好的书写习惯没有养成。好的书写习惯的养成不是短时间内能奏效的,那些开始书写认真、字体端正的同学,由于在习惯养成的中途缺乏督促而半途而废。有的是课业负担太重,学生为了赶作业,导致书写潦草。这是社会、教育在特定的发展阶段造成的,改革开放以来,社会取得了长足进步,教育获得了空前发展,应试教育的弊端也日益突出,为了分数,学生在超负荷运转,超重的课业负担,给他身心带来了伤害。那些学习有困难的同学,为了赶作业,无心顾及书写。有的是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缺乏一个长期有效的教学和管理机制,没有持之以恒地抓好这件事。尤其是对教师的培训关注太少,只靠一些零星的应景式的书写比赛活动,根本无法培养出合格的书写教师,缺乏师资,再好的想法也只能束之高阁。
      反思的目的是为了采取更好的措施提高书写教学质量,使之达到理想的境地。我们对书写教学要重新认识,认识到位了,措施才能得力。首先要充分认识书写教学的目的和意义。就语文学科的工具性而言,规范、端正、整洁、熟练地书写是学习语文必须具备的技能。另外汉字具有表意功能,使书写汉字发展成世界上一门独一无二的书法艺术,具有很强的审美功能。汉字书写既是技能教学也是审美教学。其次,书写虽不是大事和难事,但要做好也不易,需要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及学生三方共同努力。主管部门要管得有力,管得长效,使措施不落空;学校要具体落实,使教学有保证;教师要训练有方,使教学有质量;学生要认真练习,养成习惯,使书写有进步。其三,书写与语文及其他学科的学习内质相通。认真是取得良好学习成绩的重要保证,书写的价值有待我们去重新认识,它能养成细致、专一、认真的学习习惯,这个习惯是书写教学深层次收获,对其他学科的学习非常重要。其四,汉字的生命力有多强,书写教育的时间就有多长,具备多重价值的汉字书写教学不会退出历史舞台,汉字书写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传承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
       有了认识,就要用行之有效的施教对策努力提高书写教学水平,以下几点不容忽视。
       第一,明确目标。这里不是指文件的要求,而是指施教过程中具体操作层面上的要求。叶圣陶认为写字是学习语文的基本功,他曾多次对书写的目标提出要求:“实用的写字,除了首先要求其正确以外,还须求其清楚匀整”。①还说:“所谓端正的字,说的具体些,无非个个字笔画清楚,间架匀称,整幅字行款整齐而已”。②他对楷书的清楚匀称做了几点具体说明,概括起来就是在笔画上笔笔交代清楚,在结构上端正匀称,在章法上一行之中的字要有连贯性,行与行之间要注意留白,整篇的字要协调一致,前后如一。他还关注书写的速度问题,“在端正的基础上要求写得快,成为习惯。这样就又端正又快双方兼备”,③这与现在我们对书写熟练的要求是一致的。这些应该成为我们书写教学的基本目标和追求,在此基础上“促使学生良好品格和意志力的发展”,通过写字教学“欣赏书法,培养传承祖国文化的责任感”,才是可以期许的。
      第二,范本的选择。书写训练一定要有高质量的书写范本,在书体选择上应从楷书开始,这一点无须置疑。但在具体范本的选择上,就不能不慎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大家公认的书写教材,我们是选颜柳欧赵,还是选现代名家?毛笔字可以向古人讨教,那硬笔字向谁学习呢?叶圣陶先生认为“习字的范本不一定要出自名家之手,凡是笔画清楚,间架匀称,行款整齐,都可以作为范本,楷体铅字印的书也可以作范本”。④这话说得实在,很有可取之处,做好了,至少能达到书写的基本要求。我的看法是毛笔字应学古代名家,硬笔字书写应以实用为主,选现代高水平的书写作为范本。
       第三,严要求多练习。练字,一要不间断,二要每写必认真。书写是一种技能,技能的养成,只有靠勤写多练,以至于熟能生巧。施教者在传授技法的同时,务必要及时督促,严格要求,这也是书写教学收效的关键所在。急于求成,时紧时松,都是忌讳。学生端正的书写态度的养成,需要教师精心地呵护,王羲之池水尽墨,怀素写尽芭蕉成大家,赵文敏日书万言,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
      第四,施教得法。书写的道理对初学者来说是抽象的,教师的语言要直观通俗,使学生即知即行。教学中少讲精讲,老师多示范,学生多练习,教学的理想境界的任务明确,方法管用,不能把写字课变成毫无目的无休止的抄写课,那样做效率低下,学生会感到索然无味。课堂上要让学生学就有收获,写就有进步,对书写保持着积极的心里期待。
      第五,培养能力。书写的过程是看与写并行,心与手并用的过程,要特别注意能力的培养,“譬引儿学步,独行所切盼”,教的最终目的是期望学生能够独立书写,只有培养能力,才能事半功倍。要有意识地培养观察力。对字的笔画、结构,观察要细,捕捉要准,不这样做,临写就会变形走样,观察是临写的前提,所以说:“察之者尚精”。用眼观察是心追,用手临写是手摹,手摹要“拟之者贵似”。要有意识培养思考分析能力。观察是直觉上的感知,是观其形;思考分析是理性的判断,是析其理。道理明白了,书写就有了可靠的保证,才能做到“翰不虚动,下必有由”。要有意识地培养造型能力。汉字是方块字,它的造型有十分大的发掘空间,这是它能发展书法艺术的重要原因。从字的结构上看每个字都是由若干笔画组合起来的,高明的书写的者总有自己独特的造型方法,书写水平的高低,取决于造型能力的强弱。
                    
注:①《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130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②《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133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③《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135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④《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133页,1980年教育科学出版社。


(作者单位  中国科大附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