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随处小便与小处不可随便

小处不可随便


      有慕于伯循书而请求之者,于鄙其人,乃作一小立轴,写“不可随处小便”六字。其人却欣然持之去,割裂乱次而付装裱,便成“小处不可随便”。
                                                  —— 郑逸梅《 艺林散叶》
      “不可随处小便”这个只配挂在厕所的立轴,颠之倒之,竟成了可悬之于厅堂、书室的“警世通言”——“小处不可随便”。这种词序的巧妙颠倒以及颠倒所产生的奇妙效果,恐怕是大书法家于伯循(即于右任)始料未及的。读罢,我们不能不佩服索字者巧变词序的智慧,虽然“其人”为于先生所“鄙”.
    再看一例:有一天,三个朋友去四川餐馆用餐。其中,一个是四川人,一个是湖南人,一个是云南人。他们刚刚落座,服务员就送上了一份菜单间道:“怕辣不?"四川人说:“不怕辣。”湖南人说:“怕不辣。”云南人说:“辣不怕。”四个人都只说一句话,话里都包含了三个相同的词,只是词序的排列不相同。因为词序不同,表达的语气便不一样,其含义更有微妙的差异.那位服务员是在征询顾客的意见,没有表明自己对辣的态度;四川人的回答流露了对辣味的喜爱;湖南人的回答表示了对辣味的偏嗜,惟恐辣得不够味;云南人的回答则感到了辣的威胁,但又不服输,因而跃跃欲试。


 

发表评论